zxd

【转载】暑热伤气补气最宜用黄芪+珍贵药材黄芪

赤脚民医的喜欢:

来自:


暑热伤气补气最宜用黄芪


暑热伤气补气最宜用黄芪 - 月  月 - 阳光月月(看新闻 寓娱乐)


       暑热最能耗伤人的正气,“一夏无病三分虚”,虚者要匡扶正气就在三伏天进补。论补气良药,黄芪当属第一。黄芪补中气,相对温和,效果却不逊色,且比人参固表作用更强,所以成为最常用的补气药。黄芪有扩张血管的作用,又能降血压,老年人吃黄芪,可以防治中风和高血压。年轻人吃黄芪,可以增强抵抗力,预防感冒。黄芪还有利尿消肿和托毒生肌的作用,不仅适合肾炎、水肿病人做食疗,对于虚胖的人,还有减肥作用。此外,皮肤长疮或有溃疡的人,吃黄芪能使脓毒排出,促进伤口愈合。


吃黄芪,宜用清淡之方。最简便的办法就是喝黄芪粥。做黄芪粥,要注意黄芪本身是不能吃下去的。要把黄芪通过中药的”三煎三煮”方法熬成药汁。用此药汁加大米煮粥。具体做法如下:


第一步:取大约30克黄芪,加10倍的清水浸泡半小时,连水一起烧开,中火煮30分钟,将药汁滗出备用。


第二步:再加等量的清水烧开后煮15分钟,再次滗出药汁。


第三步:重第二步的过程。


第四步:将煮过的黄芪药渣捞出扔掉。将三次煮的药汁放在一起,放入约100克的大米,煮成稀粥即成。


黄芪粥提气作用强,适宜早上喝,喝完之后,一整天都会精神十足。



珍贵药材黄芪


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沈老师







     黄芪,又称北芪或北蓍,亦作黄耆或黄蓍,常用中药之一。主产于中国的内蒙古、山西、黑龙江等地。生用或蜜炙用。黄芪可分为:内蒙黄芪、膜荚黄芪、绵黄芪、多序岩黄芪(又名“红芪”)、日本黄芪(又名“和黄芪”)。属于国家三级保护植物。





炙黄芪又名蜜炙黄芪,蜜黄芪。为黄芪片用蜂蜜拌匀,炒至不粘手时取出摊晾,而后入药者。补气润肺功效增强。


黄芪具有补气固表,利尿托毒,排脓,敛疮生肌的功效。用于气虚乏力,食少便溏,中气下陷,久泻脱肛,便血崩漏,表虚自汗,痈疽难溃,久溃不敛,血虚萎黄,内热消渴。《本经》记载:“主痈疽,久败疮,排脓止痛。补虚,小儿百病。”《日华子本草》记载:“助气壮筋骨,长肉补血。”


黄芪的药用历史迄今已有2000多年了,始见于汉墓马王堆出土的帛书“五十二病方”,《神农本草经》列为上品。明《本草纲目》载“耆长也,黄芪色黄,为补者之长故名……”。《本草汇言》载“黄芪,补肺健脾,卫实敛汗,驱风运毒之药也……”。《本草逢原》载“黄芪能补五脏诸虚,治脉弦自汗,泻阴火,去肺热,无汗则发,有汗则止。”




本草对于黄芪的论述黄芪,味甘,气微温,气薄而味浓,可升可降,阳中之阳也,无毒。专补气。入手太阴、足太阴、手少阴之经。其功用甚多,而其独效者,尤在补血。




夫黄芪乃补气之圣药,如何补血独效。盖气无形,血则有形。有形不能速生,必得无形之气以生之。黄芪用之于当归之中,自能助之以生血也。夫当归原能生血,何藉黄芪,不知血药生血其功缓,气药生血其功速,况气分血分之药,合而相同,则血得气而速生,又何疑哉。


性味:甘,微温。




归经:归肺、脾、肝、肾经。


功效主治:


黄芪有益气固表、敛汗固脱、托疮生肌、利水消肿之功效。用于治疗气虚乏力,中气下陷,久泻脱肛,便血崩漏,表虚自汗,痈疽难溃,久溃不敛,血虚萎黄,内热消渴,慢性肾炎,蛋白尿,糖尿病等。炙黄芪益气补中,生用固表托疮。


用法与用量10~15克,大剂量30~60克。不过,名方补阳还五汤的黄芪用到125克,有的名中医一天用500克黄芪。我用黄芪的最大剂量在归脾汤中用到75克。



处方中写黄芪、绵芪、棉芪,口芪、北芪均指生黄芪。




炒黄芪为黄芪片用麸炒至深黄色,筛出晾凉人药者。健脾和胃功效增强。


黄芪,又称北芪或北蓍,亦作黄耆或黄蓍,常用中药之一,黄芪可分为:内蒙黄芪、膜荚黄芪、绵黄芪、多序岩黄芪(又名“红芪”)、日本黄芪(又名“和黄芪”)。


黄芪药用配伍


补中益气




1.脾胃虚弱、食欲不振、食少便溏、肢倦无力等症,常与党参、白术、山药同用




2.气虚下陷、内脏下垂,如脱肛、子宫脱落、胃下垂等,常与党参、升麻、柴胡等同用,方如补中益气汤。




固表敛汗




1.表虚自汗,多用于体虚表弱所致的自汗。如表气不固,外感风寒而汗出,用黄芪配白术、防风治之,久服必效。方如玉屏风散;也可配浮小麦、麻黄根等。




2.阴虚盗汗,可与生地、麦冬等滋阴药同用。




利水消肿




1.急性肾炎水肿,用于阳气不足所致的虚性水肿,并常与防已、茯苓、白术等合而用之,方如防己黄芪汤




2.慢性肾炎水肿、脾肾虚者,常与党参、白术、茯苓同用。




托疮排脓




1.阳气虚弱,用于疮疡久不溃破而内陷,有促进溃破及局限作用。痈疽久不穿头,常与穿山甲、皂角刺、当归、川芎同用




2.疮疡久溃不愈,用于疮疡溃破后,久不收口,有生肌收口之作用,且常配银花、皂刺、地丁等。脓液清稀,常与党参、肉桂等同用。




此外,黄芪还应用于糖尿病、脑血管意外后遗症、高血压病、风湿病、多发性神经炎、肌无力症等多种疾病。


黄芪配伍禁忌


表实邪盛,气滞湿阻,食积停滞,痈疽初起或溃后热毒尚盛等实证,以及阴虚阳亢者,均须禁服。


用法与用量10~30克。


黄芪须多服久服方能见效:《伤寒》不用黄芪,《金匮》罕见四逆,可见黄芪是内伤杂病的用药。岳美中先生经验,“黄芪之于神经系统疾患之瘫痪麻木消削肌肉等确有效,且大症必须从数钱至数两,为一日量,持久服之,其效乃效”。黄芪以10~30g为常用范围,大剂量可达120g甚至更多。曾见家乡皮肤科老中医孙老先生黄芪用至500g。但用量过大可以导致胸闷腹胀,食欲减退,并可出现头昏潮热等。尤其是肌肉坚紧,大便秘结者少用或慎用。多汗而发热、咽喉红痛者,不宜使用。




张仲景用黄芪有一个剂量段:黄芪大量治疗水气、黄汗、浮肿(5两),中量治疗风痹、身体不仁(3两),小量治疗虚劳不足(1两半)。现代应用可以根据张仲景的用药经验适当变化。如用于治疗浮肿,量可达60~100g,治疗半身不遂,骨质增生疼痛等,可用30~60g;用于上消化道溃疡,可用15~30g。


食疗配方


1.黄芪建中汤:黄芪15克,大枣10个,白芍15克,桂枝、生姜、甘草各10克,饴糖50克。黄芪等六种煎水取汁,入饴糖待溶化后饮用。




源于《金匮要略》。本方以黄芪、大枣、甘草补脾益气,桂枝、生姜温阳散寒,白芍缓急止痛,饴糖补脾缓急。用于气虚里寒,腹中拘急疼痛,喜温慰,自汗,脉虚。




2.黄芪补肺饮:黄芪30克,麦冬15克,五味子、乌梅各6克。煎水取汁,以蜂蜜调味。




本方以黄芪补肺益气、固表,以五味子补肾敛肺,乌梅助五味子敛肺止咳,麦冬养阴润肺。用于气虚阴伤,自汗口渴,咳嗽久不止。




3.黄芪桂枝五物汤:黄芪30克,赤芍、桂枝各15克,生姜10克,大枣10个,煎汤饮。




源于《金匮要略》。本方重用黄芪补气,并鼓舞气血运行,以赤芍活血行滞,桂枝温通血脉。用于气虚血滞,肌肤麻木,或肢体疼痛,或半身不遂。


黄芪和人参均属补气良药,人参偏重于大补元气,回阳救逆,常用于虚脱、休克等急症,效果较好。而黄芪则以补虚为主,常用于体衰日久、言语低弱、脉细无力者。


网上资料说黄芪服用方法:


①每天用黄芪5~10克左右,开水泡10~20分钟后代茶饮用,可反复冲泡。




②每天用黄芪30克左右,水煎后服用,或水煎好后代茶饮用,用黄芪30克,枸杞子15克,水煎后服用,对气血虚弱的人效果更佳。




③取黄芪50克左右,煎汤以后,用煎过的汤液烧饭或烧粥,就变成黄芪饭、黄芪粥,也很有益。


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沈老师觉得有很大问题,生黄芪不是什么气都能补的,只适合用于卫气不固,自汗时作;体虚感冒;水肿;疮疡难溃等寒性体质的人。如果不是这几种情况,每天一克也会上火。不是说,容易出汗就用黄芪,比如湿热易汗用黄芪则不是养生治病,而是致病。“是药三分毒”,不对证下药,随便乱用,很危险,用药如用兵,不得不谨慎啊。


蜜炙黄芪则多用于气虚乏力,食少便溏者,中气下陷之久泻脱肛、子宫下垂等,崩漏等寒性体质者。


我觉得,黄芪不宜单独作为大多数人的养生日常保健养生用品。




有的资料说:“从体质上来说,黄芪最适合气虚脾湿型的人,这种人往往身体虚胖,肌肉松软,尤其是腹部肌肉松软。而身体十分干瘦结实的人则不宜。”不准确辩证下药,十分有害。


食用禁忌


从身体状况来说,除体虚感冒之外的感冒、经期都不要吃黄芪。




从季节来说,普通人春天不宜吃黄芪。为什么感冒不能喝黄芪粥呢?因为黄芪是固表的,它帮助身体关闭大门,不让外邪入侵。可是当身体已经感受外邪的时候,就会变成闭门留寇,把病邪关在体内,无从宣泄了。同理,春天是生发的季节,人体需要宣发,吃黄芪就不太适宜了。




肾病属阴虚,湿热、热毒炽盛者用黄芪一般会出现毒副作用,应禁用。因为黄芪性味甘、微温,阴虚患者服用会助热,易伤阴动血;而湿热、热毒炽盛的患者服用容易滞邪,使病情加重。如果必须服用黄芪,一定要配伍运用。




阴虚患者使用黄芪,必须配伍养阴药使用,如生地、熟地、玄参、麦冬、天冬、玉竹等。湿热患者必须配伍清利湿热药,如黄连、茵陈、黄芩等。热毒炽盛的患者必须配伍清热解毒药,如黄连、栀子、大黄、败酱草等。




西方最新研究的结果也证实,服用黄芪的时候,最好不要服用环磷酰胺(西医认为cyclophosphamide癌得星,安道生,是免疫抑制剂及抗肿瘤药),否则互相会相克。



胡适曾经是糖尿病重症,被当时也是权威的协和医院定为“不治”,无奈之中找到当时的北京名医陆仲安,陆因为善用黄芪,早就有“陆黄芪”的雅号,他开给胡适的方子里第一味就是黄芪,而且用到了120克。在惯常的处方中,作为补气药之首的黄芪,一般也就用到30克,四倍于常的剂量真的救回了胡适,以至于从那之后,胡适一直用黄芪泡茶做日常饮用,借此控制住了糖尿病。


   以方测证,胡适的糖尿病应该是阳虚卫气不固所致。


   注:本文是沈老师根据正确的中医思维和理念,参考了网上及其他资料,加上自己的实践心得和见解整理而成。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zxd赤脚民医的喜欢 转载了此文字